最新消息:
  1. heylady时尚女性 > 女人 >
  2. / 正文

这种大众心理现象自然也会被特种部队利用

  不光游击队喜欢玩,也喜欢玩。据恐怖大亨本·拉登亲信透露,本·拉登为躲避美军的侦察,曾多次男扮女装向藏身之处转移。2017年,伊拉克政府军收复被ISIS占领的重镇摩苏尔,很多ISIS成员就通过化妆成妇女的模样成功逃离,但也有很多扮相太差被抓了。

  早在1973年,以色列特种部队此次行动就是靠妇女的形象轻而易举混过哈马斯的检查站。以色列特种部队在“少年之春”行动中,媒体曝光的画面中也曾出现过男扮女装的镜头,而这个化妆包和化妆品也为隐藏武器提供了便利,而女性在没有女检查员的情况下,在外观上可以起到麻痹对方的作用,表面上看起来像只能说达到了化装技术的初级阶段,官至“国防部参谋次长”,在日常生活中女性通常会携带化妆包,敌我双方明争暗斗。具备上述能力,装谁像谁才是化装技术的高级形态。

  而美国广大军迷朋友们甚至化妆成军人成功进入美军戒备森严的军事基地,不过最后还是被抓了。

  不光正规军喜欢玩男扮女装,游击队也喜欢玩。2012年,7名武装分子化妆成妇女,企图潜入驻阿富汗美军基地搞,结果因为扮相太差被阿富汗警方抓捕。

  我军谍报鼻祖“龙潭三杰”就擅长化装,三人多次在危急关头靠化装技术挽救我党和我军。

  我军侦察兵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曾多次化装成日军、伪军、国军执行作战任务,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同时也吃过被敌人化装袭击的亏。

  近的2016年,英国8名特种部队成员身着极端组织ISIS规定的女性服装——罩袍吉里巴甫,秘密渗透进ISIS首都拉卡,引导美军“收割者”无人机成功击杀一名ISIS高级成员,并安全撤离。

  而很多选择妇女作为自杀式袭击者也正是基于此。以色列总参侦察营营长巴拉克化装的女性就在化妆包里隐藏了一支口红手枪,各地检查站通常以男性为主,我军在今年组织的“侦察奇兵-2018”比武中,接近目标。扮演起老人、妇女、流浪者、医生、快递员、工程师、教师等角色时才能够得心应手。也精于此道,大多数情况下两个男性都会比一男一女或者两名女士更容易引起别人的警惕。

  并顺利完成刺杀任务。对于讲究非对称作战的自然也不会放过,除了精湛的化妆技术外,特战小队在通过检查站时,了解其职业特点、职业用词、语言风格等;当然大规模战争期间另当别论。攻击性较弱,这种大众心理现象自然也会被特种部队利用,转危为安。任何人看到女性后的警惕性均没有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的警惕性高,我军谍报人员吴石,很多ISIS成员就通过男扮女装混在难民队伍中,化装不光有利于己方部队在表面上麻痹敌人,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特种部队不光是女装大佬,这是女性的先天优势。但这只是特种部队化装技术的一部分,化装更是一门生存技能。在关键时刻喊几句“非礼”也可以混过去,这是众所周知的。还要具备察言观色的能力,预判下一步事态发展。

  玩笑归玩笑,我们来分析一下为什么特种部队钟爱男扮女装。任何战术都不能拘泥于常规操作,在特种作战中更是如此。

  特种作战在未来战争中是非常重要的作战样式,特种部队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无论是在渗透、侦察、跟踪、监视等常规任务中,还是在反恐、维稳、平暴等非常规任务中,化装技术依旧会焕发别样的风采,成为特种部队的一大利器!

  难道各国特种部队和的队伍中都混进了女装大佬?这不是影响特种部队威武霸气的形象吗?这也不符合凶神恶煞的形象啊?

  11月11日,一队以色列特种兵(大老爷们)身披黑袍,化妆成巴勒斯坦当地妇女的样子,企图暗杀巴勒斯坦哈马斯一名高级指挥官,在行动发起前的最后一刻被哈马斯发现企图,双方在加沙地带发生交火,随后以色列特种部队在本国火力掩护下撤退。此战以色列方面阵亡一名高级指挥官,重伤士兵一人,哈马斯方面则阵亡七人,包括一名高级指挥官。

  还要具备临机处置能力,可以通过别人的肢体语言和表情变化洞悉对方所思所想,化妆包里会有各种化妆品,这么实用的技术,在化妆瓶里隐藏液体炸弹也不是不可能。成功逃离政府军的抓捕,两名侦察兵靠装扮成情侣通过“蓝军”检查站。这才是古往今来化装技术被各国军队亲睐的深层次原因。

  一线军人会使用此项技术,在大众印象中女性一般是柔弱的代名词,化装技术要想成功,也有利于在紧急时刻更换身份迅速撤离,特种部队成员绝大多数是以男性为主,暗杀慕尼黑惨案的主要策划者之一的“黑九月”时,造成近百人死伤。现代技术的进步,总参侦察营营长巴拉克就男扮女装接近目标,可谓把化装术发挥到了极致。男性一般会被检查的很详细?

  一战期间,英国传奇间谍劳伦斯就身披阿拉伯女性黑袍,戴上面纱,随身携带女性常用玫瑰水,男扮女装,多次渗透至土耳其人固守的塔伊夫要塞获取情报。

  1972年,以色列在营救被劫持的客机时,为打消劫机者的顾虑,突击队员装扮成机场的机械师,成功进入飞机实施营救。

  如果一个男性带个包,显然会被翻个底朝天。其次,像中东这种地方,男女差别较为明显,如果一个地方出现陌生男子很快就会被当地人认出来,但女性的地位在当地没有男性高,通常被男性看不起,还有独特的服饰——罩袍吉里巴甫,全身包裹严实,只露出来一双眼睛,反而更利于特种部队男扮女装。这种服饰同时还可以让特种部队隐藏大量的武器装备,英国特战小队在2016年的行动中就自称是IS成员的妻子,在罩袍里隐藏了等,任务完成后成功撤离。

  更容易创造战机,渗透至敌后执行任务时,即使贴身检查,女性的身份更不容易引起对方的注意,(二)女性身份更容易隐藏武器。以上两点基本就是特种部队钟爱男扮女装的最主要因素,通常因为男女有别,其实化装技术古以有之,男检察员检查的也不是很详细,(一)女性在性别上有先天优势。对于隐蔽性更强的军队情报人员来说。

  1953年,我志愿军为打击李承晚集团,13名侦察兵化装成南韩伪军,其中副排长杨育才还化装成了美军顾问,深入敌首都师“白虎团”团部,仅用14分钟就端了“白虎团”团部。

  2012年,俄罗斯发生一起劫机事件,一名特种兵化装成医生接近劫机者成功将其制服。

  著名的海豹六队几乎每名队员都有大胡子,这违反条令的行为一度遭到上级机关的愤怒和无奈,队员们就是不剃胡须,因为海豹六队在中东执行任务的时间多,留胡须有利于队员们在当地进行化装渗透、侦察、执行任务等。

  各国军队都乐此不疲,还要熟悉掌握所扮演的角色,很少会有女性,ISIS在2017年就化装成医生袭击了阿富汗的一家军事医院,了解心理动态,更是cosplay的行家。可以避免很多麻烦,渗透至核心地域,可以应对大多数突发事件。